黔西南州中级人民法院

qxnzy.guizhoucourt.cn

文化建设

文化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建设>> 文化信息

从“车轮”到“指尖”看巡回法庭变迁

发布人:网管员   来源:册亨法院(覃显松)   发布时间:2018-09-25 10:39:35


1951年7月29日,随着一声正义的枪响,册亨县人民法院在册亨城内(册阳)对伪镇长赵文光进行公审并执行枪决,这是解放后册亨县人民法院作出的第一份判决书,同年通过巡回法庭在弼佑乡场坝召开万人公审大会,枪决恶霸地主覃生举、黄定才,并在“三反”运动中巡回审理不少贪污、漏税偷税和官僚主义案件,这在当时起到了引起巨大的社会轰动,达到了“审理一案教育一片”的目的。时至今日,六十余载,尤其是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册亨县经济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民群众和法院打交道的机会越来越多,联系越来越紧密,面对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司法诉求,册亨法院人顺应时代发展需要,正努力完成从“车轮”到“指尖”的华丽转身。

何谓“车轮”到“指尖”

人民法院巡回(法庭)审理制度源于解放前的“马锡五式审判”,即人民法院为方便人民群众诉讼,根据本地实际情况,深入农村及交通不便、人员稀少等偏远地区,采取就地立案、就地开庭、当庭调解、当庭结案等巡回审判方式。同步开展法律宣传和接受法律咨询,特别是对一些老弱病残孕的弱势群体,能够更好的宣传法律,促使大家知法、守法、用法,维护社会和谐稳定,能够更大程度地减轻当事人的诉累,减少维权成本,让老百姓得到真正的实惠。册亨县地处偏远,交通条件较差,少数民族聚居、杂居的村寨较多且离城镇较远,来回往返的诉讼成本高,司法实践中易出现“立案难、诉讼难、执行难”问题。在近几年的县“两会”上,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也纷纷提出加强边远地区的巡回审理工作力度,减轻当事人诉累的建议。回顾1997年册亨法院配备第一辆公务车(“双环”牌囚车)21年以来,册亨法院人克服交通不便、办公经费紧缺和车辆、人员配置少等诸多困难,带案下乡,上门办案开展巡回审理约数千余件。以2015年至2017年为例,三年共受理诉讼案件数3230件,其中890件采取巡回审理方式结案,占比27.55%,为当事人节约往返路费数万元。在巡回审理过程中,册亨法院人用通俗易懂的布依语、苗语等本地方言开庭审理、宣判让广大少数民族群众更加了解诉讼程序和法律规定,既达到了以案释法的目的,又进一步树立司法公信力。

法官干警到案发地开展巡回审理虽方便了群众,但对人民法院来说增加了工作负担,降低了工作效率。一线办案的法官和书记员吐槽巡回审理是“带案下乡,找不到老乡”“路漫漫其修远兮,车轮上的法庭”“庭审笔录和录音录像无法保障”“刑事巡回审理安保压力山大”的窘境。2010年,全国法院引入案件质量指标评查和信息化考核系统,基层法院的受理的案件从立案、审判、结案到执行都有严格的时限并要求庭审过程同步录音录像,这更对巡回审理工作提出更高、更严苛的要求。为解决上述问题,“科技法庭”“智慧法院”“法院信息化”等概念应运而生,如果说“法院信息化”是实质和内涵,“智慧法院”是终极形式和目标,那么“科技法庭”就是骨骼和躯干,由于“科技法庭”主要采用移动互联网信息化手段满足庭审过程公开、公正、高效、真实、透明的要求,它打破了时间和空间因素对庭审活动的限制,也被人们亲切称呼为“指尖上的法庭”。

把法庭“搬”到百姓家门口

在以往传统的巡回审理过程中,参与案件审理的当事人往往扮演“各自为政”的角色,法官在台上审,书记员台下笔录,原被告及当事人各说各的,群众在旁听中“道听途说”,庭审信息传递方式单一,对于一些案情复杂的案件,庭审时间长,案件信息量大,比较抽象和枯燥,不能让案件当事人和旁观群众直观掌握,这样达不到巡回审理要求的方便快捷和实现“审理一案教育一片”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统一。“多年前,‘组组通’还没有完成的时候,许多法庭虽然建在基层,但边远村寨点多线长,群众居住分散,到法院打个官司真是不容易,法官干警带案下乡开展巡回审理也不容易,来回往返耗费的时间和精力是比较大的。”回忆起从前打官司的过程,册亨县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长毛国志不禁摇了摇头。“比如说,在没有设置人民法庭的巧马镇、百口乡等乡镇很多时候,当事人大老远跑到法院,想与法官沟通案件情况,可法官在开庭审理别的案件。等也不是走也不是,特别纠结。”造成这些问题,主要还是交通受限,法院信息化水平滞后。

近三年来,册亨法院以司法体制改革为契机,按照上级法院工作部署,以法院信息化水平提升为目标,努力建设“科技法庭”服务网络,先后在坡坪、冗渡、丫他、双江、秧坝5个乡镇法庭部署“科技法庭”设备搭建及人员培训工作,完成院机关大、中、小法庭的信息化改造,购入2套数字巡回审理包,初步实现“科技法院”网络全覆盖,特别是数字巡回审理包,它利用互联网、物联网等现代信息化技术,实现了现场立案、同步录音录像、当场审理,甚至可以让当事人当场拿到裁判文书,相当于一个“迷你”科技法庭。“数字巡回审判包涵盖了法庭审判所需的所有设备,可进行庭审同步录音录像、打印等服务,将庭审现场‘搬’到老百姓的家门口,社会公众可旁听庭审过程。不仅在一定程度上方便了当事人,‘以案说法’也能起到良好的普法宣传教育作用。”“无论是数字巡回审判包还是科技法庭都让庭审过程透明化,满足了公众快捷、便利的诉讼要求,同时也便于人民的监督。”册亨县人民法院审管办主任、技术室负责人王焱介绍说。此外,有了数字巡回审判包,原告、被告双方甚至能在庭审结束之后便立即收到结案文书,真正实现了“一站式”审判服务,解决了以前巡回审判当事人需要先到法院立案,最后要到法院领取结案文书的问题,真正实现从“车轮”到“指尖”的转变。

打通服务群众的“最后一公里”

有了技术支撑,册亨县人民法院的巡回法庭如虎添翼,向全县更偏远的少数民族村寨进军,并衍生了司法便民服务网络。2014年,按照册亨县人大代表建议,在不设置人民法庭的乡镇设置诉讼接待站,在村级设置诉讼接待点,把“科技法庭”搬到老百姓家门口,目的是充分发挥巡回法庭作用,方便群众法律咨询和提高诉讼便民服务。经过一年多的酝酿,巧马镇诉讼接待站、冗渡镇陂鼐村王家寨诉讼联系点,于2015年6月份首次正式挂牌运行至今,册亨法院在没有人民法庭的4个乡镇和100多个行政村分别设置诉讼接待站和诉讼联系点。法官干警依托便民站、点深入边远民族村寨开展巡回审理工作,将“坐堂法庭”变为“流动法庭”。其核心是便民,基础是法律咨询、诉讼服务、纠纷调解。自2015年6月份以来,通过诉讼接待站和诉讼联系点就地开展巡回审理600余次,参加的群众达7.8万余人(次)。2017年5月,按照县委、县委政法委的安排部署,巧马镇诉讼接待站纳入巧马综治服务中心,开设便民诉讼服务窗口联合办公,并成为当年“全州政法观摩会”上的一道靓丽风景线。

总而言之,巡回(审理)法庭作为人民法院开展司法便民利民工作的一项重要组织形式,它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随着社会、经济、科技的发展,其表现形式将越来越丰富,也越来越便捷,但是核心实质永远是公平、公正、公开、便民。巡回(审理)法庭在构建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时代背景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思想的引领下,在创建平安册亨、法治册亨的现实需要中,亦将继续发挥其举足轻重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