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西南州中级人民法院

qxnzy.guizhoucourt.cn

法官论坛

案例研究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官论坛>> 案例研究

【以案释法】陈某等四人与马某、杨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

发布人:网管员(张凤利)   来源:州中院研究室   发布时间:2019-12-01 15:23:46

 

 

案情简介


杨某以共青林场的名义向马某借款,马某以个人名义向陈某、韩某借款后再以个人名义借给共青林场,陈某、韩某遂委托韩某之妹以银行转账方式向马恒勇交付借款,后进行结算,马某向陈某、韩某出具《借条说明》,载明:“今借到陈某、韩某人民币柒佰捌拾贰万元正(¥7820000),注:此款是共青林场杨某所借,由马某担保,借款说明人:马某勇”。现杨某、马某逾期未还款,陈某等人诉至法院。

 

裁判结果


贵州省册亨县人民法院(2018)黔2327民初1120号民事判决:一、由马某于2018年12月30日前返还尚欠崔某等4人借款本金487.9万元及利息(利息以借款本金487.9万元为基数从2015年5月22日起,按月利率2%计算至所有款项清偿完毕之日止);二、驳回崔某4人其他诉讼请求。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以双方当事人未能举证证明自己主张为由,于2019年4月1日作出(2019)黔23民终82号民事判决:一、撤销贵州省册亨县人民法院(2018)黔2327民初1120号民事判决;二、由马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崔某等四人借款本金487.5万元,并按月利率2%自2015年6月14日起支付利息直至清偿完毕之日止。三、崔某等四人的其余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法律分析


法院一审裁判认为,一、关于崔某三人在本案的诉讼主体是否适格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十三条之规定:继承遗产应当清偿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缴纳税款和清偿债务以他的遗产实际价值为限。超过遗产实际价值部分,继承人自愿偿还的不在此限。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对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可以不负偿还责任。因陈某及其父母已经过世,故崔某三人为陈某的第一顺序继承人,虽三人已放弃对陈某死亡时遗留的个人财产继承权,但现提起诉讼对陈某该笔债权进行追偿,应视为是共同对陈某该笔债权的主张并要求继承陈某的该笔债权,故崔某三人有权继承该笔债权,并在已继承财产的范围内清偿陈某生前债务。故崔某在本案的诉讼主体适格。庭审中,马某以崔某等已放弃继承陈建英的遗产,债权已灭失作为抗辩。经查,崔某三人的确在陈某死亡后曾作出放弃继承陈某财产的说明,但从查明的相关事实及涉及共青林场公司系列案中看出,崔某等后面还有若干债权人,崔某等作出放弃继承陈某财产的说明,是明显的逃避债务行为。现崔某等提起诉讼,庭审中表示愿意承担被继承人的债务,这样才符合公平原则。为此,马某的抗辩理由不成立,不予支持。二、关于本案的借款本息如何确认的问题。根据崔某等四人提供的打款凭证,陈某、韩某实际向马某支付了487.9万元,马某虽于2015年8月17日具《借条说明一》载明的借款金额为782万元,但该张借条说明中注明:此款是杨某借……,故该张借条说明并不能直接反映出马某向陈某实际借款的金额,加之在马某诉共青林场公司、创兴投资公司、杨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中,共青林场因不能实际向马某支付借款利息,而通过对借款本息进行结算后重新向马某出具借条及签订借款合同的方式对借款本息进行结算,而共青林场实际收到的借款也仅为310万元,故本案的借款本金应以陈某实际向马某支付的487.9万元为准。对于本案利息如何确认的问题,在马某诉共青林场公司、创兴投资公司、杨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中经审理查明因马某无力支付陈某、韩某利息,马某叫陈某、韩某自己去找共青林场支付利息,共青林场已实际向陈某、韩某支付了140万利息,马某认可该140万元利息是共青林场向其本人支付,该案中一审法院已对该利息按月利率3%进行了抵扣、折算。三、对于崔某四人主张共青林场公司、创兴投资公司、杨某、马某连带清偿借款本息的理由是否成立的问题。在马某诉共青林场公司、创兴投资公司、杨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庭审中已查明,马某从2011年开始陆续借款给共青林场,后因为没钱,马某就向陈某帮共青林场借款。对于马某辩称担保期限已过,其不承担任何责任的辩解,因系马某实际与陈某、韩某产生借贷关系,故不存在担保期限已过的问题,其抗辩理由亦不成立,不予采信。本案是马恒勇以个人名义借款,与共青林场公司、创新投资公司及杨某之间没有关系,共青林场公司、创新投资公司及杨某不是借款合同相对人,故对于崔某四人主张由共青林场公司、创兴投资公司、杨某、马某连带清偿借款本息的理由不成立,不予支持。


二审生效裁判文书认为,关于争议焦点一,即马某勇是否借款人的问题。马某勇主张其仅是共青林场公司、杨某贵向陈某英、韩某芬借款的担保人。而韩某芬、共青林场公司、杨某贵则认为本案涉及两个借款关系,一是陈某英、韩某芬与马恒勇之间的借款关系,二是马某勇与共青林场公司、杨某贵之间的借款关系。经梳理:1.马某勇诉共青林场公司、杨某贵民间借贷纠纷一案,经生效判决认定,借款金额为310万元,而本案中陈某英、韩某芬转账给马恒勇的金额487.5万元,金额不相符。2.马某勇诉共青林场公司、杨某贵民间借贷纠纷一案,马某勇系作为出借人身份提起诉讼,实际否认陈某英、韩某芬系共青林场公司、杨某贵借款合同相对人的身份。3.借款过程中,陈某英、韩某芬并未实际与共青林场公司、杨某贵就借款内容进行接洽,陈某英、韩某芬与马某勇进行接洽,马某勇又与共青林场公司、杨某贵进行接洽,难以认定陈某英、韩某芬与共青林场公司、杨志贵建立借款关系。4.共青林场公司、杨志贵虽然曾向陈建英、韩朝芬转账140万元,但此系马恒勇无力给付的情况下找到共青林场公司催要而产生,此前的转账往来均发生于陈某英、韩某芬(经手人为韩某仙)与马某勇之间。5.二审中马某勇陈述称其与共青林场公司、杨某贵的经济往来中,有部分款项是自己出借的,而陈某英、韩某芬转给马恒勇的款项中,有部分被出借给吕元启,由马某勇向吕某启主张还款。综上,陈某英、韩某芬转给马恒勇的款项与马恒勇出借给共青林场公司、杨志贵的借款金额不符,陈某英、韩某芬与共青林场公司、杨某贵之间并无设立借款关系的合意,马某勇在另案中已经作为原告单独起诉共青林场公司、杨某贵,否认其仅系陈某英、韩某芬与共青林场公司、杨志贵的借款担保人身份,应当认定陈某英、韩某芬与马某勇单独设立了借款关系,独立于马某勇与共青林场公司、杨某贵的借款关系,马恒勇系本案所涉借款关系的借款人。关于争议焦点二,即借款是否已经偿还完毕的问题。首先,本案双方有多笔借款,但并无每笔借款相对应的借条。韩某芬主张共出借850万元,部分为现金借款,部分通过转账交付,已经归还了100万元本金,尚欠本金750万元,而马某勇仅认可转账凭证载明的金额。虽然韩某芬等人提供的转账凭证只有487.5万元,但马某勇在一定期间内,在相对固定的时间节点,先后按照73500元、150500元、122500元、24500元、255000元的金额向韩朝芬一方转账,马某勇主张前述固定的金额系分期偿还本金及支付一定的利息,但并未能对其中的本金及利息数额作出合理的说明,且若属于分期归还本金,则次月应付利息会相应调减,但马某勇付款的金额并未进行调整,难以认定系分期偿还本金。其次,马某勇向陈某英、韩某芬出具的《借条说明》中,载明其仅共青林场、杨某贵借款的担保人,虽然该载明情况与查明的事实不符,但马某勇参与借款结算的事实客观存在,该《借条说明》系借贷双方就借款金额结算后再次确认的结果,马某勇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借款金额、偿还数额及尚欠数额具有准确的认知,《借条说明》载明的782万元可以反映本案借款尚未偿还完毕,该782万元包含了出具《借条说明》前一段时期内的借款利息。再次,根据韩朝芬的陈述,借款本金为750万元,即自认仅差欠32万元利息。故应以出具《借条说明》的时间点,按照韩某芬所作对其不利的陈述倒推计算出最后付息日,再以此确定利息计算起始日期。马某勇主张借款月利率2%,韩某芬一方主张借款月利率为2%至3%,因无借条作证,而《借条说明》亦未载明利息,故按照马某勇自认的月利率2%认定本案借款利息。经计算,2015年8月17日双方结算时,尚欠的32万元利息期间为64日,即借款利息支付至2015年6月13日。应自2015年6月14日起按月利率2%计算支付利息直至本金还清之日。一审判决自2015年5月22日起支付利息确有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典型意义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这是我国民事诉讼立法上关于举证责任的法律渊源。从内容上看,这一规定只体现了当事人对其事实主张的证明义务,具有明显的行为意义的举证责任的特征。其并未涉及待证事实真伪不明时的裁判规则和依据,结果意义的举证责任内容无从体现。由于“对法院的审判职能而言,除了审理当事人所提出的事实主张以及评估有关证据的证明价值外,法院还兼有对诉讼效果的裁判功能。在具体内容上,举证证明责任与举证责任、证明责任内容一致。审判实践中应当注意的是:其一,凡当事人提出的于己有利的事实主张,均有提供证据进行证明的义务和责任,主张于己不利的事实的,属于自认规则的范畴,并不涉及举证责任问题;其二,结果意义的举证责任在待证事实真伪不明时发生作用,此处的待证事实系指当事人主张的诉讼标的之权利义务或法律关系的要件事实,间接事实或者辅助事实真伪不明只有反射到要件事实之上,致使要件事实发生真伪不明时,才发生结果意义的举证责任,也才有证明责任判决适用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