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西南州中级人民法院

qxnzy.guizhoucourt.cn

法官论坛

案例研究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官论坛>> 案例研究

【以案释法】如何认定民间借贷案件中借款本金?

发布人:网管员(张凤利)   来源:中院研究室   发布时间:2019-09-26 17:01:37


案情简介


 

2014年11月22日,王某、谭某向高某借款100万元,高某实际交付95万元。2015 年 2 月 3 日二人向高某借款100万元,实际交付款项为95万元。2015 年 4 月 13 日谭某向高某借款30万元实际28.5万元。上述三次借款约定的月利率均为3%。借款后,王某、谭某未清偿全部款项,故高某诉至法院。王某、谭某辩称2014年11月22日及2015年2月3日实际借款本金均为95万元属实,但2015年4月13日实际借款金额仅为18.5万元,一审认定为28.5万元错误。其次,已归还借款本息总额为174.49元,扣除其中支付的25万元利息外,剩余149.49万元系对借款本金的偿还。


裁判结果


贵州省兴义市人民法院(2018)黔2301民初5103号民事判决:一、谭某、王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高某借款本金780840元及利息1074545.60 元,共计 1855385.60 元,并从 2018 年 7 月 18 日起以借款本金 780840 元为基数按月利率2%计算至借款清偿完毕之日止;二、驳回高某的其余诉讼请求。宣判后,谭某、王某不服提出上诉。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以谭某、王某未能举证证明自己主张为由,于2018年12月26日作出(2018)黔23民终2127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分析


法院一审裁判认为,关于本案的借款本金应为多少的问题。在3份《借据》中显示本案的借款本金系230万元,但在庭审中高某表示其实际出借的金额合计为218.5万元,其差额部分系在出借时扣减了首期利息,谭某、王某则认为3次借款其收到的借款本金共计为183.5万元。双方对于借款本金争议主要在于由文某于2015年2月3日转账给王某的25万元应否作为本案的借款本金,谭某、王某认为该款项系文某转的,与本案无关,高某则认为该款项系其指示文某支付给谭某、王某的,一审庭后法院找到文某进行核实,文某表示其与谭某、王某之间没有经济往来,该款项确实系根据高某的指示转给王某的,且该笔款项在双方提供的银行流水清单中均有体现,由此可以看出谭某、王某实际上收到了该笔款项,故对于高某“该款项系其指示文某支付给谭某、王某”的陈述予以采信,该笔款项应认定为本案的借款本金。对于2015年4月13日出具的《借条》中载明的30万元,高某表示实际出借的金额为28.5万元,谭某、王某认可其收到了银行转账的18.5万元,但否认收到现金支付的10万元。从银行流水清单及《借据》分析,在《借据》出具之日,高某确实从银行提取了10万元现金,亦说明高某具有给付现金的条件,同时在谭某出具的《借据》中载明了借款本金为30万元,说明双方有出借30万元借款的合意,且该《借据》的出具时间与高某提取现金以及转账的时间均为同一日。另,从一般生活经验分析,如高某没有交付这10万元现金,谭某在发现实际出借金额与《借据》载明金额相差较大的情况下,应当提出更改《借据》或者要求高某出具相应的说明,但谭某均未选择上述方式保障自己的权利,在庭审中也未进行相应的说明及提交相应证据,故对于谭某、王某的该部分辩解不予采信,故对2015年4月13日出具《借据》的实际给付金额确认为28.5万元。综上,高某实际交付给谭某、王某借款共计218.5万元认定为本案借款本金。关于本案已还本息及尚欠本息数额如何确认的问题。谭某、王某主张其已支付204.49万元且全为借款本金,但高某仅认可其收到了169.49万元。双方争议的款项在于2014年11月21日的5万元及2015年2月3日的30万元,前述两笔款项,谭某、王某表示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支付给高某,但其并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且2014年11月21日系借款前一天,不符合交易习惯,后谭某、王某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表示系自己将2014年12月21日看成了2014年11月21日,对此,高某认可2014年12月21日收到了王某支付的5万元。而对于2015年2月3日的30万元从双方提交的银行流水清单中均体现系高某向王某转账,而非王某向高某转账,故对于谭某、王某已支付的款项,以高某自认的174.49万元(169.49万元+5万元)为准。至于该款项系支付利息还是支付本金,谭某、王某认为其已与高某达成了支付借款本金的合意,但高某予以否认,仅对谭某、王某通过银行转账及现金支付的十四笔款项中的四笔共计48万元认可系偿还本案借款本金,其余均为借款利息。此外,高某对蒙某、蒙某之夫王某向谭某出具的四张《收条》及其向谭某、王某出具的一张《收条》上的金额共计85万元认可系谭某、王某代其偿还,可折抵本案借款本金。对借款后支付的系本金还是利息,谭某、王某并无证据予以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故法院对谭某、王某辩解借款后其支付及代偿的所有款项均为借款本金的主张不予采信,以高某自认系偿还借款本金的部分予以确认,并从应偿还本金中予以扣减。同时对高某主张部分偿还本金的期间未支付的利息按月利率 2%计算予以支持,对高某主张之后未付的利息按月利率2%计算支付至清偿之日止,不违反法律规定,予以支持。由于双方并未就已付款项是支付利息还是偿还本金达成一致意见,谭某、王某也主张其超过法律规定支付的利息在本案中一并处理,按谭某、王某支付及代偿款项的时间、金额与高某的自认、诉请及先息后本的原则计算。


二审生效裁判文书认为,综合当事人诉辩理由,归纳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案涉借款本息如何认定。首先对于案涉借款本金如何认定的问题。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对2014年11月22日及2015年2月3日借款实际交付金额均为95万元无异议,对此本院予以确认。对2015年4月13日所借款30万元,高某主张实际交付金额为28.5万元,提供了借据、转账凭证及取款凭证予以证明。谭某、王某对借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辩称仅收到转账交付的18.5万元。本院认为,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系证明民间借贷关系成立的有力证据,借款本金一般以借据载明的金额为准。本笔借款借据明确载明借款金额为30万元,高某提供的取款凭证取款日期与借据签订日期能够相互印证,取款金额与转账金额之和与借据载明的借款金额亦能相互印证,加之在借条签订后长达三年时间之久,谭某、王某并未向高某要回借条或更换借条,故一审综合认定该笔借款实际交付金额为28.5万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现谭某、王某虽诉称未收到现金交付的10万元,但二人并未提供足以推翻借据的证据予以证明,应当承担举证不力的法律后果,故对二人该诉请不予支持。综上,一审认定案涉三笔借款本金总额为218.5万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对于案涉借款利息应如何认定的问题,本案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对借款后谭某、王某共计偿还高某本息174.49万元无异议,对此本院予以确认。现高某认可其中133万元为对本金的偿还,该自认属对己不利事实的自认,无需其他证据予以印证,故本院予以认定王某、谭某已偿还高某借款本金为133万元。余下41.49(174.49-133)万元中,王某、谭某自认有25万元系对利息的偿还,本院对此予以确认,另16.49(41.49-25)万元,因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供证据证明系还本或还息,故应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一条的规定,按双方当事人在借条上约定的月利率3%抵充尚欠借款利息,一审法院在案涉借款利息未清偿情况下,将王某、谭某自认系偿还利息的25万元中部分款项及上述16.49万元中部分款项用于抵充借款本金明显不当,损害了高某利益,但介于高某对此并未提起上诉,视为服判,故本院对一审判决予以维持。现谭某、王某虽上诉主张149.49万元均为对借款本金的偿还,但二人对此不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应承担举证不力的法律后果,故二人该主张不能成立,不予支持。二人诉称不应按先息后本原则抵扣其已给付款项的主张因与事实及法律相悖,故亦不予支持。至于二人主张三证人所提及的三笔款项不应计算利息的问题,因三证人所要证明的三笔款项相互独立,不能相互印证,故三证人证言属于孤证,加之三证人均陈述三方系口头协议免除利息,故在无其他证据予以佐证而高某又对该口头约定不予认可的情况下,三证人证言不能推翻案涉借据载明有利息约定的事实,故二人该主张不能成立,亦不予支持。


典型意义


民间借贷客观上拓宽了中小企业的融资渠道,一定程度上解决了部分社会融资需求,增强了经济运行的自我调整和适应能力,促进了多层次信贷市场的形成和发展,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但实践中民间借贷也存在着交易隐蔽、风险不易监控等特点,容易引发高利贷、中小企业资金链断裂甚至破产,以及非法集资、暴力催收导致人身伤害等违法犯罪问题,对金融秩序乃至经济发展、社会稳定造成不利影响,也使得人民法院妥善化解民间借贷纠纷的难度增加。民间借贷中的款项交付的证据认定、举证责任分配、利息计算及保护范围等问题是长期困扰审判实践的难题。在出借双方借贷金额巨大、现金交付情况突出、提前扣除利息频发等问题的认定方面,应侧重以下三个方面:1、债权凭证上载明的借款金额,一般应认定为本金。在民间借贷关系中,借据、收据、借条等债权凭证作为证据,对于认定本金数额的初步证据效力。自然人之间民间借贷具有实践性特征,出借人行使债权请求权要求借款人偿还借款本息的,应当对支持其诉讼请求的实体法规范构成要件承担举证证明责任,即对三个方面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一是形成借贷合意;二是借贷内容;三是是否将款项交付给借款人。2、利息不得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合同法》第200条规定:借款的利息不得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预先在本金中扣除的,应当按照实际借款数额返还借款并计算利息。3、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的,以实际出借金额认定本金并依此偿还利息。本金是出借人出借的款项,用来孳生利息的原本金额。一般情况下,利息是出借人出借款项的动机和追求的目的,利息只有出借人出借款项并经借款人占有、使用以后才可能产生。当前由于借贷方式透明度不高,缺乏有效的政府监控,许多民间借贷案件随意性较大,有些出借人为了获取高额利息,往往将利息预先从本金中扣除,之后再进行出借,从而形成一种变相的高利贷。另外,利息作为借款人完全支配和使用贷款本金所承担的成本,作为借款人使用该贷款本金创造经济效益的一部分利润,如果提前被出借人扣除,利息性质难以体现,对于借款人也是实质不公,所以根据《合同法》第200条规定,无论是金融机构的借款合同,还是非金融机构法人、其他组织或自然人之间的民间借贷,借款利息均不得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如果借款人能够证实或者出借人认可利息已经在本金中预先扣除的,那么本金应当按照实际出借的金额认定,也应该根据扣除之后的本金数额计算并返回利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