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西南州中级人民法院

qxnzy.guizhoucourt.cn

法官论坛

案例研究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官论坛>> 案例研究

【以案释法】赵某某申请执行马某买卖合同纠纷一案

发布人:网管员(张凤利)   来源:中院研究室   发布时间:2019-09-19 11:03:19



案情简介


2012年,马某因向赵某某购买煤炭,拖欠赵某某煤炭货款及利息6万元。因马某未按照双方签订的买卖合同及时支付货款,经赵某某多次索要未果,赵某某遂向兴义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兴义市人民法院以(2014)黔义民初字第23号民事调解书明确:由马某一次性支付赵某某6万元货款,马某于2014年1月30日前一次性付清。调解生效后,马某未在生效文书规定的期限内履行义务,赵某某遂向兴义市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兴义市人民法院于2016年1月26日立案受理。


裁判结果


该案进入执行程序后,兴义市人民法院依法向被执行人马某送达了执行通知书,责令其在规定时间内履行义务。但是马某迟迟未履行,法院依法对其采取了限制高消费的措施。在执行过程中经查被执行人马某名下暂无财产可供执行,申请执行人赵某某亦未能提供被执行人的财产线索。故兴义市人民法院于2016年12月20日依法终结该案的本次执行程序。


2018年10月21日,兴义市人民法院对终结本次执行案件进行网络查询时,依法调查到该案被执行人马某名下有一辆车辆,于是于2018年10月21日依职权恢复了该案的执行,最终该案执行完毕。


法律分析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的规定,在穷尽财产调查措施后,仍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并且已经履行完法律规定的程序,在申请执行人同意或者执行法院组成合议庭合议并经院长批准后,可以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该案进入执行程序后,法院依法向被执行人马某发出执行通知书,责令其在限期内履行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传唤其到本院接受调查询问,并报告财产状况。但被执行人未履行义务,且未向法院申报财产。兴义市人民法院依法通过执行网络查控系统对被执行人马某的存款、车辆、不动产、有价证券等财产情况进行调查,并到被执行人居住地查询被执行人名下的财产,发现被执行人马某暂无财产可供执行。因被执行人暂无财产可供执行,申请执行人赵某某亦未能提供被执行人的财产线索,申请执行人向兴义市人民法院申请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兴义市人民法院于2016年12月20日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百一十九条规定,作出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裁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严格规范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规定(试行)》第九条规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后,申请执行人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财产的,可以向执行法院恢复执行。申请恢复执行不受申请执行时效期间的限制。执行法院核查属实的,应当恢复执行。


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后的五年内,执行法院应当每六个月通过网络执行查询系统查询一次被执行人的财产,并将查询结果告知申请执行人。符合恢复执行条件的,执行法院应当及时恢复执行。


可见,案件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后,申请执行人可以申请法院恢复执行,也可以由法院依职权恢复执行。


2018年10月21日,兴义市人民法院通过网络查询,调查到该案被执行人马某名下有一辆车辆,于是依职权恢复了该案的执行。该案恢复执行后,法院通过“全国法院网络执行查控系统”查询到马某名下银行账户上5万多元存款,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严格规范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规定(试行)》第十条:“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后,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财产,不立即采取执行措施可能导致财产被转移、隐匿、出卖或者损毁的,执行法院可以依申请执行人申请或依职权立即采取查封、扣押、冻结等控制性措施”的规定,兴义市人民法院依职权对被执行人马某名下的5万余元存款进行了网络冻结。


2018年11月29日,被执行人马某传唤到庭后,在法官的耐心教育下,马某也对自己未主动履行法律文书规定的义务的行为作出了深刻的检讨。但因其未在规定时间内向法院如实申报财产,法院依法对其采取司法拘留十五天的强制措施。2018年12月13日被执行人马某一次性履行完毕还款义务。2018年12月18日,该案申请人赵某某到法院领取了全部案款,该案执行完毕。


典型意义


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案件法院是不是就不管了?一直以来很多申请人对此存在很大的误解,认为终结本次执行程序以后,自己的案件就被法院束之高阁、置之不理了?


赵某某申请执行马某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就是在终结本次执行程序之后,法院将依职权主动恢复执行并且执行完毕的典型案例。当法院通知申请人赵某某这个案件被法院依职权恢复执行了,并且已经执行完毕,需要她本人来法院领款的时候,赵某某说她对这个案件都不抱希望了,觉得法院应该也不会再管这个案件了,但是现在法院依职权“悄悄地”把这个案件就执行结束了,而且她还一分不少地领到了全部案款,她才知道法院并没有将这个案件列入“柜子案”“僵尸案”。


因此,该案在宣传法院执行工作方面有较好的宣传效果,能够让社会清楚的知晓什么是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案件,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案件法院到底会如何处理,可作为法院宣传终结案件管理的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