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西南州中级人民法院

qxnzy.guizhoucourt.cn

法官论坛

案例研究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官论坛>> 案例研究

【以案释法】彭某某涉滥伐林木罪一案

发布人:网管员(张凤利)   来源:​中院研究室   发布时间:2019-09-03 09:32:34



基本案情


贵州省兴义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被告人彭某某自2016年2月起至2017 年 12月止,近两年时间内多次购买他人栽种的杉树或杉树林,在未办理林木采伐许可证的情况下,通过雇请他人或自己参与的方式,擅自对所购买的杉树和杉树林进行砍伐。经林业技术部门鉴定,彭某某所砍伐的杉树总计1054株,立木蓄积总计83.7608立方米。彭某某擅自砍伐的林木已经达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五条规定的“滥伐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数量巨大”的情形,其行为已经构成滥伐林木罪,依法应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审判结果


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彭某某违反森林法的规定,于2016年4月至2018年3月,多次购买他人栽种的杉树和杉树林,在未取得林木采伐许可证的情况下擅自砍伐,经鉴定被砍伐的杉树立木蓄积共计为83.7608立方米,数量巨大,其行为构成滥伐林木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违反森林法的规定,滥伐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数量巨大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人民法院遂对彭某某以滥伐林木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考虑到彭某某具有自首情节,可以对其从轻或者减轻处罚,鉴于其本人认罪态度好,以及其家中的具体情况,人民法院综合考虑被告人彭某某的犯罪事实和认罪、悔罪态度,为实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判决彭某某犯滥伐林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追缴其犯罪所得,并没收其作案工具。


法律分析


《刑法》第六章第六节,规定了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罪,该章节的不断完善,回应了我国当前环境保护面临的严峻形势,人们逐渐意识到环境保护的重要性,将目光从过去的只发展经济,逐渐转向环境资源保护、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等领域和视角。过去的发展,我国经济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但是,随之而来的,是环境污染问题的日益突出,以环境污染和生态的破坏作为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在部分地区成为“既成事实”和不可回避的无奈。党中央十八大以来,将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五位一体”的总体布局,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将生态文明上升到人类文明的高度,提出“生态兴,则文明兴;生态衰,则文明衰”,把生态文明上升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高度,提出“建设生态文明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千年大计”“根本大计”……正是基于对生态文明建设重要意义的深刻理解,我们党把“生态文明建设”写入党章并推动全国人大把生态文明建设写入宪法,成为我们党和国家最根本的思想遵循和行动指南。


一、罪名释义。滥伐林木罪,是指违反森林法的规定,滥伐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数量较大或者数量巨大的行为,其分别对应的法定刑为:数量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量巨大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


徒刑,并处罚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森林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滥伐林木“数量较大”,以十至二十立方米或者幼树五百至一千株为起点;滥伐林木“数量巨大”,以五十至一百立方米或者幼树二千五百至五千株为起点。滥伐林木的情形包括:1、未经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及法律规定的其他主管部门批准并核发林木采伐许可证,擅自采伐森林或林木的;2、虽持有林木采伐许可证,但违反林木采伐许可证规定的时间、数量、树种或者方式,任意采伐本单位所有或者本人所有的森林或者其他林木的;3、超过林木采伐许可证规定的数量采伐他人所有的森林或者其他林木的;4、林木权属争议一方在林木权属确权之前,擅自砍伐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数量较大的;5、对于一年内多次滥伐少量林木未经处罚的,累计其滥伐林木的数量,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从上述规定可以看出,滥伐林木罪的客体要件,侵犯的是国家保护林业资源的管理制度。其犯罪对象包括防护林、用材林、经济林、薪炭林、特种用途林等,《森林法》调整范围之外的个人房前屋后种植零星树木不属于本罪的犯罪对象。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违反国家保护森林法规,未经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及法律规定的其他主管部门批准并核发采伐许可证,或者虽持有采伐许可证,但违背采伐许可证所规定的地点、数量、树种、方式而任意采伐本单位所有或管理的,以及本人自留山上的森林或者其他林木的行为。主体上,是一般主体,无论是国家工作人员还是普通公民,只要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具备刑事责任能力的,都可以构成本罪,单位也可以构成本罪。主观要件,表现为故意。


二、与盗伐林木罪的区分。滥伐林木罪与盗伐林木罪,其犯罪对象相同,侵犯的是国家保护林业资源的管理制度。其犯罪对象包括防护林、用材林、经济林、薪炭林、特种用途林等,其侵犯客体都是侵犯国家保护林业资源的管理制度。森林法实施以后,集体或者个人承包全民所有和集体所有的宜林荒山荒地造林,承包种植的林木归承包的集体或者个人所有,所以,以林木的归属为区分更加符合林业发展实际情况,也是二罪区分的关键,滥伐林木罪采伐的是归本单位所有的或者管理的以及本人所有的林木;盗伐林木罪采伐的是归国家、集体或他人所有的林木,而根据前述司法解释的规定精神,对于权属不清的,擅自砍伐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数量较大的,以滥伐林木罪论处。此外,在处刑上,盗伐、滥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的森林或者其他林木的,从重处罚。


典型意义


根据我国《森林法》的规定,我国对森林采伐实行严格的年度采伐限额制度,采伐森林或者其他林木,均应按照相关法律的规定,申请采伐许可证,按照许可证的规定进行采伐。同时,对采伐森林的范围作出限制,即对成熟的用材林应当根据其不同的情况,分别采取择伐、皆伐和渐伐的方式,皆伐应当严格控制,并在采伐当年或者次年内完成更新造林,防护林和特种用途林中的国防林、母树林、环境保护林、风景林,只准进行抚育和更新性质的采伐,名胜古迹和革命纪念地的林木、自然保护区的森林,严禁采伐。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森林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有关规定,滥伐林木,数量达到十至二十立方米,或者幼树五百至一千株,则属于刑法中的“数量较大”情形,其可能导致的刑罚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罚金;数量达到五十至一百立方米或者幼树二千五百至五千株,则属于“数量巨大”,其导致的刑罚为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除此之外,根据《森林法》的有关规定,滥伐林木不构成犯罪的,也将受到相应的行政处罚。


“只有实行最严格的制度、最严密的法治,才能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可靠保障”,这是习近平总书记生态文明思想的法治观。近年来林业行政主管部门的积极履职,公安机关对破坏森林资源的犯罪案件的及时侦破,检察机关对涉林刑事案件的追诉和人民法院对破坏森林资源刑事案件的准确审理和判决,对于发现破坏森林资源违法犯罪行为、提高人民群众对森林资源保护重要意义的认识,无不是对习近平总书记生态文明思想法治观的践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