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西南州中级人民法院

qxnzy.guizhoucourt.cn

法官论坛

案例研究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官论坛>> 案例研究

【以案释法】张某与某公司地面施工、地下设施损害责任纠纷案

发布人:网管员(张凤利)   来源:​中院研究室   发布时间:2019-08-20 17:16:28



案情简介


新科电力公司承包了黔西南州兴义市城市配电网建设与改造项目10KV下落Ⅰ线电缆新建工程,该工程在万峰林景区内的施工步骤大致为:在景区道路侧先开挖宽约0.8米、深约1米的坑槽铺设电缆线,铺设埋好电缆、管敷后,向坑槽内浇筑混凝土恢复到距离路面下方约0.06米处,即预留0.06米的坑槽用于铺设沥青路面。在该景区道路上,新科电力公司采半封闭式施工,对其中已浇筑混凝土、预留了0.6米坑槽但尚未铺设沥青的路段,新科电力公司未设置连续性的警示标志。2018年7月2日20时5分许,张某酒后无驾驶资格驾驶无牌普通二轮摩托车由万峰林广场往万佛寺方向行驶,行驶至兴义市万峰林景区处时,车辆驶入上述新科电力公司正在施工的深0.06米、平均宽0.88米的道路右侧坑槽内,发生车辆侧翻、张某受伤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兴义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出警处理,其现场勘察拍摄的照片显示:事发路段坑槽旁没有警示标志和安全防护设施。2018年7月19日,兴义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第《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为张某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醉酒后(血乙醇含量:188.98mg/100ml)驾驶机动车上道路行驶,夜间行驶未降低行驶速度,且未戴安全头盔,是导致施工发生的主要原因,新科电力公司在道路上施工作业时,未按规定设置安全警告标志,未采取防护措施,是导致事故发生的次要原因,因此认定张某承担施故的主要责任,新科电力公司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张某受伤后被送往兴义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至2018年7月24日,其伤情经出院诊断为:颈2/3椎体水平脊髓损伤并四瘫、脑挫裂伤、左侧颞枕颈部头皮血肿并头皮裂伤、左侧眼眶内侧壁骨折、全身多处檫挫伤等;出院医嘱为加强功能锻炼、加强营养等。对于张某的此次醉酒驾驶行为,兴义市人民法院于2018年9月30日作出(2018)黔2301刑初753号《刑事判决书》,判决张某犯危险驾驶罪。2018年10月29日,兴义市人民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作出兴医司法鉴定所[2018]临鉴字第664、665号《鉴定意见书》,评定张某之伤情为五级伤残、生活自理能力为部分护理依赖。


裁判结果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九十一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限四川西南新科电力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张某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交通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 124123元;二、驳回张某的其余诉讼请求。


法律分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地面施工致人损害侵权责任的归责原则如何确定,加害人免责的抗辩事由如何确定,受害人自身行为如何评价。


1.关于地面施工致人损害侵权责任的归责原则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在公共场所或者道路上挖坑、修缮安装地下设施等,没有设置明显标志和采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损害的,施工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故因地面施工引起的侵权行为属于特殊侵权行为。对地面施工致人损害侵权责任的归责原则,应适用过错推定原则。由于这种地面施工作业具有一定的危险,但又未达到高度危险作业中的危险性,加之这种施工大多服务于公共利益而不是纯粹的私人谋利行为,若实行无过错责任原则又未免过于严苛。同时,由于地面施工多发生在人群密集的地方,为加重施工人的义务,防范风险的发生,有必要将是否存在过错的举证责任分配给施工人,而且此时受害人也很难举证证明施工人存在过错。为平衡受害人和加害人之间的利益关系,对此采用过错推定责任比较合理,施工人认为自己无过错的,应举证证明,其没有证据或者所举证据不足以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承担民事责任。


2.施工人免责的抗辩事由如何确定


按照过错推定原则,地面施工人主观方面的过错问题应由自己作出反面证明。根据前述法律规定,地面施工致人损害案件中,免责事由限定为设置明显警示标志与采取安全措施,且警示标志需达到显著程度,采取的安全措施需足以达到防范风险的程度,具体而言,警示标志和安全措施应足以保证一切在施工地点的正常活动,足以使任何人以通常之注意可避免损害发生。所有,即使设立明显标志和采取措施但未达到足以保障他人安全的程度,仍然构成对注意义务的违反。本案中,新科电力公司作为位于万峰林景区内配电网建设与改造项目工程的施工建设单位,应当加强对施工设施的管理、设置明显的警示标志和采取安全措施以消除安全隐患等,考虑其注意义务要求,设置的安全措施必须达到足以预防事故发生的程度。根据新科电力公司工作人员在接受交警部门询问时有关事发路段右侧预留的0.06米坑槽因已经完成混凝土浇筑只等待铺设沥青路面,因此没有设置连续性的警示标志的陈述,以及事发当日交警部门拍摄的显示事发路段坑槽旁并无任何警示标志或安全设施的现场照片,可认定新科电力公司在施工中留有坑槽的路段未设置明显标志和采取足以防止事故发生的安全措施,最终导致张某驶入该坑槽内并发生车辆侧翻、张某受伤的事故,新科电力公司的施工行为对案涉损害后果存在一定过错,应依法对张某的损失承担相应侵权赔偿责任。


3、受害人自身行为如何评价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首次对过失相抵的范围、适用限制等方面作了规定,后《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在立法上进一步确立了过失相抵制度。过失相抵制定的基础是诚实信用原则和利益平衡原则,受害人因自身过错致使损害发生或扩大的,其应就自己的过错行为导致损害的发生或扩大承担责任,在法律效果上则相应地减轻或免除加害人的赔偿责任。过失相抵的构成要件为受害人的行为不属于一般过失、受害人的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本案中,张某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其无驾驶资格、醉酒状态、未佩戴安全帽且夜间未降低速度驾驶摩托车上道路行使的行为,该过错程度显然远远高于一般的过失;其次,正是张某的上述过错行为与施工人的注意义务之违反共同导致张某损害结果发生或扩大的原因。如果没有张某的前述特别是醉驾、未佩戴安全帽及夜间未降低速度行驶的危险行为,以合理的日常生活经验判断,其损害后果不会如此之重,因此可以判断受害人的行为与损害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


综上分析,就双方的责任比例而言,根据张某的主张,原、被告的过错程度以及行为对损害后果的原因力,本院酌定新科电力公司承担本案30%的赔偿责任,余下损失由张某自行承担,并作出前述判决。


本案判决后,原、被告双方均未提起上诉。


典型意义


本案是一起在道路上进行电力基础设施施工而引起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属于因地面施工引起的侵权行为。公众场所或道路具有出入、通行人员较多且具有不确定性的特征,在这类场所挖坑、修缮地下设施等,使原本平整的地面产生凹陷、沟槽等,一定程度上破坏了人们已经习惯的地貌特征,相比一般行为具有较大的潜在风险,客观上这种风险的预防更大程度上依赖于作业人的谨慎和勤勉程度,故法律在归责原则上选择了对施工人更为严厉的过错推定方式,要求施工人在施工的同时必须设置警示标志和采取安全保障措施,同时警示标志和安全措施须达到足以保障他人安全之程度。据此如果施工人不能证明自己完成了以上注意义务,法律上就推定其有过错并确认应承担民事责任。另《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关于被侵权人的过错程度如何界定,按照《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2条 “受害人对同一损害的发生或者扩大有故意、过失的,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一条的规定,可以减轻或者免除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但侵权人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受害人只有一般过失的,不减轻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适用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三款确定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时,受害人有重大过失的,可以减轻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的规定,受害人的过错程度应构成故意、重大过失,否则施工人不能以此为由,对自己施工致害产生的损害赔偿责任进行抵减。本案中张某的醉驾、无证驾驶行为显然不能评价为一般过失,故可减轻侵权人的民事赔偿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