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西南州中级人民法院

qxnzy.guizhoucourt.cn

工作动态

案件报道

当前位置:首页>> 工作动态>> 案件报道

【以案释法】混合担保中,债权人如何行使担保权?

发布人:网管员(张凤利)   来源:中院民二庭(谢娟)   发布时间:2019-06-11 10:44:16


案情简介


贵州兴诚华英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诚公司)于2018年6月22日与金凤凰公司签订借款协议书一份,借款协议书载明:甲方:金凤凰公司,乙方:兴诚公司。约定:乙方向甲方借款200万元,借款期限10天,乙方交资金占用费人民币1万元到甲方账户,借款资金占用费按每日万分之五计算,兴诚公司用其自有厂房(面积1132.65平方米,证号:人房权证(东湖)字第00015208和设备214万元并附设备抵押清单作为该笔借款的反担保物,法人及股东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提供抵押担保并办理抵押登记。另外,兴诚公司股东陈某某、安某某于2018年6月26日分别签订《个人无限连带责任承诺函》一份,均承诺为案涉借款提供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的范围为兴诚公司所承担的主债务中全部债务及该公司因履行担保义务主张权利所支付的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律师费在内的所有支出和款项,保证责任的期间为自签署承诺函之日起至债务人清偿全部款项时止,金凤凰公司在任何情况下均可根据本承诺书向其主张全部权利,承诺人自愿放弃应当由其他物或者人先行向金凤凰公司承担责任的一切抗辩。其中《保证合同》第6.2条约定:甲方主债权存在物的担保的,无论该物的担保是由债务人提供还是由第三人提供,甲方有权要求乙方先承担保证责任,乙方承诺不因此而提出抗辩。陈某某在《保证合同》上签字,安某某作为陈某某配偶、兴诚公司股东单独出具《声明》,表示仔细阅读了合同内容,并愿意接受所有合同条款。借款后,兴诚公司支付了1万元资金占用费。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一、限被告陈某某、安某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共同偿还原告贵州金凤凰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借款本息共计人民币209.6万元;并向原告贵州金凤凰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支付律师代理费3.6万元;二、被告陈某某、安某某就其代贵州兴诚华英食品有限公司向贵州金凤凰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清偿的债务,有权向贵州兴诚华英食品有限公司追偿;三、驳回原告贵州金凤凰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判决后,陈某某、安某某提出上诉,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分析


本案属典型的混合共同担保案例,即同一债权上既有人的担保(保证债权)又有物的担保(担保物权)。对此,我国《物权法》、《担保法》以及《担保法解释》皆有立法予以规范,但因规范设计各有不同,对担保权行使顺序的规定不尽相同,具体适用时需予以注意。


        具体法律规定:1、《担保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规定:“同一债权既有保证又有物的担保的,保证人对于物的担保以外的债权承担保证责任。2、《担保法解释》第三十八条第一款规定:“同一债权既有保证又有第三人提供物的担保的,债权人可以请求保证人或者物的担保人承担担保责任。当事人对保证担保的范围或者物的担保范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承担了担保责任的担保人,可以向债务人追偿,也可以要求其他担保人清偿其应当分担的份额。3、《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六条规定:“被担保的债权既有物的担保又有人的担保的,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担保物权的情形,债权人应当按照约定实现债权;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债务人自己提供物的担保的,债权人应当先就该物的担保实现债权;第三人提供物的担保的,债权人可以就物的担保实现债权,也可以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提供担保的第三人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上述三条法律均是对同一债权存在混合共同担保情形下担保权行使顺序作出的规定,《担保法》确定了“物权优先于债权”的原则,但未对物的担保是债务人自己提供还是第三人提供予以区分。《担保法解释》在《担保法》的基础上作了进一步的完善,将物的担保作了债务人自己提供与第三人提供两种形式的区分,并明确了混合情形下债权人的选择权。


      《物权法》对担保权行使顺序作了更为细化的规定,具体为:(1)物的担保与一般保证并存。第一种情形为物的担保与一般保证并存。该情形又可分为两种情形:其一,物的担保系由债务人提供;其二,物的担保由第三人提供。针对上述第一种情形,根据《担保法》第十七条的规定,一般保证人享有先诉抗辩权,债务人提供的物的担保亦属于债务人责任财产的范围,因此,债权人应先就债务人提供的物的担保实现债权,对于不能清偿的部分在符合一般保证实现条件的情况下始得向保证人主张。针对上述第二种情形,由于保证人享有先诉抗辩权,而物的担保人不享有,故物的担保与人的担保之间的关系取决于债权人主张其债权的方式。倘若债权人先要求债务人清偿债务,就债务人不能清偿部分向其他担保人主张的,物的担保人与保证人处于相同地位,实际如何清偿,取决于债权人向何者主张。倘若债权人并未先要求债务人清偿债务,则其仅可向物的担保人主张,原因在于一般保证人享有先诉抗辩权。(2)物的担保与连带责任保证并存。第二种情形为物的担保与连带责任保证并存的情形。此时仍应区分物的担保系由债务人提供抑或由第三人提供。物的担保由债务人提供时,其处理规则与上述一般保证的场合相同。物的担保由第三人提供时,由于连带责任保证人与物的担保人同样不享有先诉抗辩权,故第三人提供的物的担保与保证居于平等地位,债权人有权自由选择先由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还是先由物的担保人承担担保责任。由于《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八条规定“担保法与本法的规定不一致的,适用本法。”,故在处理该类案件时,应优先适用《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六条之规定予以认定。


本案中,兴诚公司为案涉债权以自有财产提供抵押担保并办理了抵押登记,担保物权虽已设立,但因第三人陈某某、安某某同时为案涉债权提供了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并约定以人的担保优先实现债权,该约定系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人民法院应本着当事人意思自治的民事诉讼基本原则予以尊重,故根据《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六条之规定,金凤凰公司以连带保证担保人陈某某、安某某为被告主张担保债权于法有据,陈某某、安某某依法应当承担保证担保责任。


典型意义


近年来,由于国家经济运行面临下行压力,再加之民间资本市场融资混乱,借贷纠纷案件呈逐年上升趋势,且案情纷繁复杂,正确理解与适用担保权行使顺序相关法律法规,对提升该类案件办案质效意义重大。本案通过厘清在混合共同担保情形下国家对债权人行使担保权顺序的立法历程,并释明其要义,可以帮助一线办案法官正确理解与适用相关法律规范,统一裁判尺度,从而提升人民法院的司法公信力。同时,人民法院可以在具体案例中通过析理释法,引导人民群众特别是民间资本市场主体规范自身市场行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